葳卍

鹰婕Jane:

<至南的北海>II


第三天,下起小雨。

也没有觉得失望,无论如何都可以享受这北海的天气。

中午时分,约好拍照的姑娘到了,刚出的士的她没有带伞。

我拿过伞跑过去,撑着她一起走。

是笑起来眼睛会眯成缝儿的姑娘,说话声音好像孩子。

回过头,看见雨滴打在M身上的细小痕迹,还有头发上粘着的小水珠。

突然像是舔到了白糖的味道。

·


那样的雨天里似荒凉梦境,如同坠入呼啸山庄的萧索。

拍照的时候不打伞,头发已被雨水打湿,一缕一缕搭在脸上。

衣服也湿了,灰色上衣一块一块变了颜色。

眼前雾气浓,朦胧远处也知是水牛相依相伴,泥地踱步。

在屏住呼吸的时间里,感觉到雨滴顺着下巴滑向胸前。

滑落也是带着韵律与节奏,如同那声快门啪嗒一下。

湿透之后,反而感觉到另一种洒脱。

微凉感,层层渗透,从皮肤至心里,所有烦躁与不安悄悄止息。

·


我想我是挚爱荒原的。

朴素,原始,杂乱中自有顺序与规则。

在广袤的空白中涵盖每一种可能。

·


意外地与众人聚餐,戏谑与玩笑背后流淌着青春的河。

第一次学习打桌球,不知道时间在走,

只知道后来已累得感觉不到自己正在走路。

也希望有什么让我靠着,不再需要动弹。

的士上,车窗外是变幻的街景。

不是大城市那种无头苍蝇般的霓虹与繁华,

而是一种,恰到好处的流动,繁华中有安静,也有破落,

不去刻意掩盖什么,是它本身自然的样子。

夜在身旁流走,所有景色都往后退去。

小型的商业广场,十字路口,红绿灯,摩托车,还有行人。

连同带着细微雾气的黑暗,都在夜色中流淌。

大概是迷迷糊糊地睡着了,整个世界只剩微弱的嗡嗡声。

车开了多久也并不知道,到达住处的时候感觉到被轻轻摇醒,

却像是睡了很久一样。

·


晚上十一点钟,还想要找水果吃,

大概因为那顿华而不实的美丽晚餐太过腻口。

都是疲倦裹身,拖着身体悠悠地走。

坐在小超市门口吃冰镇西瓜的时候却突然醒了神。

M谈及身边这群妖魔鬼怪一般的朋友,

我想的是,有趣的人身边总会汇聚另一些有趣的人。

有趣的点大概不尽相同,就像调色板上颜色比重不一样的色块。

你是青绿的,我是蓝紫的。但并不妨碍一起绚烂多彩。

磁场相吸,自然而然的事情,本来就难得。

·


清凉空气里共撑一把伞缓行。

断断续续的路灯兀自亮着,像在无人道路上等待着谁。

稀疏。稀疏的行人,稀疏的空气,稀疏的神经。

只觉得放松与愉悦,开心不需谁来提醒,每时每刻都如此。

·


或者没有伞,共同踱步在人迹稀疏的路上,

有清凉空气与爽朗海风作伴,怎样都是好的。

·


与 @一棵樹的花天酒地 ,于北海。